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小心避坑!网络婚恋交友平台套路多

里予占戈 2024-5-14 10:01 674人围观 博音快讯

  会员信息审核不严、实际服务与承诺不符、格式合同显失公平
  小心避坑!网络婚恋交友平台套路多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谢洋 实习生 江畅

  花两万多元购买VIP服务却遭遇不实相亲信息

  2023年12月,在广西南宁一家国企工作的韦萍(化名)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在珍爱网注册了个人账号。很快,珍爱网工作人员打电话给她,要给她介绍一名优质男性,邀她到南宁本地门店了解。

  2023年12月23日,韦萍来到门店,一位红娘表示,珍爱网拥有丰富的会员资源,服务非常专业,可在短期内为她找到合适伴侣,并称珍爱网是严肃的婚恋平台,会通过学信网、个人所得税等平台对会员的婚姻状况、学历、工作单位、收入等基本信息进行把关核实,非常可靠。在红娘的极力推荐下,韦萍购买了为期5个月的VIP服务,价格为24960元,折合下来每个月约4992元。

  5天后,红娘向韦萍推荐了男会员王彬(化名)。韦萍看到珍爱网页面显示,王彬的个人资料已通过双重身份认证和多项资料审核,为“美国太平洋大学硕士研究生”及“公司高管”。见面后,王彬声称自己“清迈大学博士在读”。

  在红娘的撮合下,两人开始了热恋。在男方的催促下,两人见了双方父母,还去医疗机构做了婚检。但在交往过程中,韦萍越来越觉得不对劲,王彬的言谈常常自相矛盾,有时出现明显漏洞,引起韦萍的怀疑。

  相处47天后,在韦萍的要求下,王彬出示了教育部学籍在线验证报告,显示其毕业于广西当地一所专科院校,目前在重庆某高校接受本科阶段的网络教育。通过朋友核实,韦萍得知,王彬的职务也并非珍爱网显示的公司高管,实为某企业劳务派遣人员。

  “当时我购买VIP服务时,红娘要求我出示身份证、学历证书原件以及个税信息,才给登记注册,但这个会员显然没有经过正规审核。”韦萍称,这段相亲恋爱经历让她不仅蒙受金钱和时间的损失,感情也受到了伤害。

  韦萍维权时,珍爱网南宁分公司相关负责人告知她,今年3月28日,王彬补了一个海外高校的硕士证书给他们,但这个证书并没有通过学信网认证。这位负责人表示,珍爱网会要求每个会员在接受服务前提供证书,但有些会员不配合,他们也没有办法强制性要求会员提供。

  韦萍在与另外几名珍爱网男会员见面中了解到,该平台的VIP服务费存在很大差异,“一个月的会员服务费折合下来,有的人两三千元,我却被收了近5000元,销售红娘还说给我优惠了不少”。韦萍认为,珍爱网没有按法律要求公示收费标准,明码标价,服务收费是根据客户收入水平“看人下菜”,“看客户收入高,就多收点儿”。

  对此,珍爱网南宁分公司相关负责人回应说,公司在物价局的备案价2400元/月是底价,每个会员的收费还要乘以难度系数和服务周期,“并不是所有会员都是一样的要求,不可能只收底价”。对于这一说法,韦萍并不认同,“红娘在推销服务时曾说我是容易脱单类型,现在又拿难度高来为价格歧视开脱,实在站不住脚。而且珍爱网是按服务时长收费,并非按结果收费,依照难度来界定服务单价是没有依据的”。

  网络婚恋交友平台问题频发

  根据韦萍与珍爱网签订的合同,会员应当为珍爱网提供真实、有效、合法、完整的身份信息,若会员信息存在欺诈,除受害者追责外,会员要向珍爱网赔偿违约金5万元。若因其他会员或第三方故意隐瞒、恶意欺诈等行为对会员造成损失,珍爱网会提供必要的信息支持与援助,但不承担由此产生的任何后果和责任。

  “会员欺诈平台,会员要赔平台5万元;平台给会员介绍基本信息造假的相亲对象,却没有同等的赔偿。”韦萍认为,平台的格式合同有违公平原则。

  今年2月,韦萍向珍爱网讨要说法,珍爱网表示将在服务期内继续提供婚介服务,但不愿赔偿违约金。

  3月15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3·15”晚会曝光了珍爱网存在资料审核不严、价格不透明、虚构人物吸引会员消费等问题。韦萍感到自己的遭遇与央视“3·15”晚会曝光的乱象非常相似,她认为自己是“掉坑了”,随即向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进行投诉。

  4月7日,在南宁市青秀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东盟市场监督管理所介入下,珍爱网向韦萍退还了与王彬交往期间以及剩余服务期的服务费,但拒绝退还多收取的差价,未赔偿违约金。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通过“天眼查”平台查询发现,珍爱网涉及多起法律诉讼,案由包括劳动争议、委托合同纠纷、肖像权纠纷等。

  随着网络婚恋交友兴起,婚恋交友平台问题频发。据媒体报道,2021年12月,陕西一女子刷信用卡在某婚恋交友平台购买了8万元相亲服务,疑遇“婚托”相亲接连失败。其后,平台又以形象有问题为由,诱导她买下两万元的形象课程;2022年10月,广东一女子花费6.88万元购买某婚恋交友平台“婚保”服务,平台承诺一年内保证结婚,但一年后女子仍未结婚,平台拒绝退款;2024年3月,贵州一女子发现自己照片被某婚恋App盗用;2024年3月,媒体报道了某相亲交友平台用专业“聊天员”冒充单身女性,吸引男用户打赏、刷礼物。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黑猫投诉平台发现,针对各类婚恋交友平台的投诉多达数万条,涉及诱导消费、虚假信息、拒绝退款、不平等条款等内容。

  应提高网络婚恋平台准入门槛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些网络婚恋交友平台在合同和服务环节挖坑设套,涉嫌违法违规,消费者遇到权益受损的情况,应勇敢拿起法律武器,向监管部门和司法机关寻求维权保护。

  对于韦萍反映的平台格式合同问题,广东诺臣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杨治东认为,根据民法典第496条和497条,这种明显加重会员责任且对平台所应承担责任进行不合理的免除/忽略情形,应属无效条款。

  “平台应主动承担起相应责任。”杨治东说,一方面,平台不能以所有信息均为用户自主提供为由,忽略自身审核责任:平台应该尽到基本的审核义务,例如对于消费者提供的违法违规或者显然不真实、自相矛盾的信息,不予通过或要求用户进行补正。另一方面,平台方掌握信息和资源,与消费者处于不对等地位,平台方更要秉持诚信原则,不应该用虚假信息欺骗会员,对此应承担更多违约责任。

  对于网络相亲交友平台没有对会员信息严格审核,导致其他会员受骗,以及平台捏造虚假人物来诱骗会员充值,杨治东认为,这些做法违反了广告法和反不正当竞争法的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反不正当竞争法》第八条规定,经营者不得对其商品的性能、功能、质量、销售状况、用户评价、曾获荣誉等作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欺骗、误导消费者。经营者不得通过组织虚假交易等方式,帮助其他经营者进行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商业宣传。该法第二十条对经营者的违法行为明确了处罚标准。

  4月15日,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依据该法,以不正当竞争行为为由,对珍爱网所属的深圳市珍爱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处以行政处罚170万元。

  对于婚恋平台“看人下菜”的定价方式,杨治东表示,《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经营者不得在提供相同商品或者服务时,对具有同等交易条件的其他经营者实行价格歧视,否则应按照《价格违法行为行政处罚规定》第四条第(二)项,责令改正,没收违法所得,并处违法所得5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10万元以上100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责令停业整顿,或者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吊销营业执照。

  “对于网络相亲交友平台应履行的法律义务、应禁止的行为,我国现有法律已有较为明确的规范,监管部门对于违规行为的查处力度不可谓不大。”杨治东说,现在依然乱象频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价格歧视、婚托等违法行为过于隐蔽,很难为外部所感知。有时,消费者明明上了当,却并不自知,监管、处罚难以启动。即使消费者意识到自己上当受骗,当事人、监管者有时也难以查明具体的违法行为,更难以对违法行为进行取证。

  对于婚恋网站出现的违规行为,相关政府部门在不断加强监管和查处力度,促进行业的长远健康发展。2015年,国家网信办牵头,公安部、工信部等有关部门联合开展为期3个月的“婚恋网站严重违规失信”专项整治工作,核查处置网民有效举报线索100余件,依法关闭128家严重违规失信婚恋网站(含网站婚恋频道),并通过约谈等方式责令20余家网站整改或停网整顿。2017年,共青团中央、民政部、国家卫生计生委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青年婚恋工作的指导意见》,提出将协调多部门推动实名认证和实名注册在婚恋交友平台严格执行,依法整顿婚介服务市场,严厉打击婚托、婚骗等违法婚介行为。2022年上半年,针对百合网、世纪佳缘、珍爱网等8家婚恋平台存在低俗色情信息破坏网络生态的问题,北京市、上海市、广东省、重庆市网信办分别对8家平台予以约谈,责令其全面清理排查违法违规信息,并分别予以罚款的行政处罚。2023年3月,上海市民政局、市公安局、市市场监管局等部门印发《关于加强上海市婚姻介绍服务机构监管的指导意见(试行)》,加强对上海市婚介机构监督管理,规范和约束婚介机构经营服务行为,强化部门联动,形成监管合力。2024年中央广播电视总台“3·15”晚会曝光了多家婚恋平台利用焦虑“收割”消费者后,深圳、郑州等多地市场监管部门立即对涉事婚恋平台有关问题进行了排查,约谈涉事企业负责人,推进平台企业诚信经营,营造安全放心的消费环境和公平规范有序的市场环境。

  广西师范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桂林市婚姻家庭纠纷调解委员会咨询专家张融建议,要减少网络婚恋平台乱象,相关部门要加强监管,严格执法。同时,网络用户要提升防范意识和法律意识,在婚恋平台中要提高警惕,小心持续要钱要礼物的“相亲者”,如遭到权益损害,要第一时间寻求法律帮助。此外,要提升婚恋平台的准入门槛,有关部门要严格审批手续,对可能存在乱象风险的婚恋平台,要禁止其上线经营。同时实行一票否决制,对于有过相关违法行为的经营者,勒令其所经营的婚恋平台下线,严重者列入禁止经营婚恋业务“黑名单”。

【编辑:邵婉云】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开云体育 九游娱乐 星空体育 开云体育 九游体育 星空体育 开云体育 开运体育 德州扑克平台 开云百家乐 老虎机游戏 ag百家乐 虚拟足球 虚拟体育 沙巴体育 真人ag 真人赌场 足球投注 美女百家乐 欧洲杯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