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直播间里的“受害者家属”:不想要同情的流量

寂寞的借口 2024-4-17 22:26 548人围观 博音快讯

  中新网北京4月17日电(邵萌)“欢迎大家,大家点点赞,点点关注。”晚上七点半,章荣高准时出现在了直播间。他表情疲惫,操着不标准的普通话,重复着简单的解说词。

  7年前,章荣高在国外留学的女儿章莹颖遇害。凶手被判终身监禁,但章莹颖的尸体至今没能找回,学校也未给予赔偿。去年1月16日,女儿失踪的第2047天,章荣高走进直播间,开启了带货之路。

  直播中的章荣高。受访者供图

  是否带货,已成为受害者家属“重启”生活面临的重要选择。近几年,不少当事人家属涌入直播间:江歌妈妈江秋莲、“重庆姐弟坠楼案”生母陈美霖......他们在自带流量的同时,也被卷入了更大的争议中。

  近日,中新网联系了多位走进直播间的受害者家属,有人在坚持,有人已退场......但相同的一点是,直播带货之于他们,比想象中要困难许多。

  有人入场,有人放弃

  章荣高几乎每天都在直播。大部分时候,他会在晚上七点半开始,十一点半结束。妻子叶丽凤坐在一旁,两人一遍遍介绍着手边的水果以及纸巾、垃圾袋等日用品。他有时会磕磕绊绊,时不时看一眼旁边的提示词。

  “半天讲不出话来。年纪大了,没文化,头脑也记不住,要弹‘小黄车’,又要去找台词。我们做的不好,也没有人。”章荣高说。

  直播之于他们,更像是一个无奈的选择。章荣高今年60岁,没了工作,但社保还没交够年限,叶丽凤也因腰病无法上班。除生活开支外,他们想攒钱再去美国找女儿,尽管知道希望渺茫。

  对网络不甚了解的章荣高选择了简单的带货赚取佣金的形式,无需自己囤货、发货。“电商找到团长,团长再联系我们,选好后儿子帮着链接上去,卖一单我们能赚一两块钱。”这些钱,足以覆盖他们的生活开销。

  “重庆姐弟坠亡案”生母陈美霖今年4月开始直播带货。图片来源:陈美霖直播截图

  同为受害者家属的“重庆姐弟坠亡案”生母陈美霖,也于今年4月开始直播带货。她说:“我想靠自己的能力,去让父母过上更好的生活。”中新网联系到陈美霖,她在同意接受采访后,又出于顾虑选择了取消——争议中,她谨慎了许多。

  有人入场,也有人离开。“南京女大学生遇害案”父亲李胜直播带货了20场后选择了放弃。“不是每个人都能做起来的。”他无奈地说,“与其这样,不如安安静静生活。”

  双面的流量

  在自带流量外,“受害者家属”的特殊身份,也让他们在带货时面临更多争议。

  章荣高印象中,从他直播带货以来,攻击、投诉从未停止过。“卖女儿”等尖锐的话语更让他难以接受。“有时根本没办法继续播,看到就很难受,说不出话来。为什么我女儿没做过任何坏事,家里还要承受这么大的痛苦?”他哽咽着说。

  李胜在直播带货。受访者供图

  李胜对此类争议却不太在意。“直播是一种生活手段,只要不卖伪劣产品,我就很坦荡。”为给女儿打官司,他花了40余万,放弃了百万赔偿。他坦言,从不后悔,带货则是因为“确实困难”。

  在过度消费公众同情的质疑下,不少受害者家属在带货时,选择对受害者只字不提。“不想做博眼球的事,这也是我淡出直播带货最根本的原因。”李胜说。章荣高也持同样看法:“在直播间里讲我女儿,流量就会高起来。我不想蹭这样的流量。”

  另一大质疑在于,此类直播似乎更难保障质量和售后。

  多位直播带货的受害者家属称,自己没有团队,也缺乏专业知识。品控方面,他们大多和信誉度高的商家合作,先试用样品,觉得好用、实惠再分享。但其他事情由商家负责,他们很难学会,也无力改变。

  “寻子父亲”孙海洋、蒙冤27年当事人张玉环儿子张保刚、“泰国坠崖孕妇”王暖暖等很多当事人及家属也走进了直播间。双面的流量带来了不同的境遇:有人恶补电商知识,签约MCN机构,朝“网红”的方向发展;有人为案件而奔波,直播带货时间不定;也有人在热度褪去后,逐渐沉寂......

  长期变现之困

  据报道,去年10月,江歌妈妈江秋莲首场直播卖出了近6万件商品,销售额超百万元。但短期流量能否走向长期变现,或许还要打个问号。

  对于多数受害者家属而言,更大的考验在于,作为非专业的带货主播,“同情”带来的流量“红利期”往往短暂。

  流量消逝的忧虑已经落在了章荣高身上。他刚开始直播时流量很好,但热度不可避免地流失。如今,他有39.5万粉丝,但直播间观众降到只有几十,最多一百多人。收益也在下降,一场佣金多则两三百元,少则几十元。

  章荣高直播间的观众人数在下降。图片来源:章荣高直播截图

  “去掉商家,有时连三四十人都没有,基本没办法播。”章荣高说。

  他也在反思自己:“我们不会讲,又没笑容,人家点进直播间都不想看了。”谈及是否有学习直播知识时,他摇摇头说:“我只会弹‘小黄车’,其他一大堆还是弄不来。”

  对于直播带货,陈美霖也有些迷茫。她在2月29日接受采访时称,还没有明确的计划,对带货的效果也没有预期。“没有去想那么多。”

  与他们不同,直播了20场,赚了5000元后,李胜就选择了放弃。“自己做不起来,许多事情都不太清楚,感觉付出的心力和得到的回报不对等。”如今,52岁的他继续在粮库上班,有时做些兼职。

  但他并非对直播带货毫无期待。“我们受害者家属直播最大的短板,就在于没有团队和技术支持。如果换种形式,我说不定还能尝试尝试。”

  流量退潮后,走进直播间的受害者家属究竟能走多远,仍未可知。(完)

【编辑:付子豪】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开云体育 九游娱乐 星空体育 开云体育 九游体育 星空体育 开云体育 开运体育 德州扑克平台 开云百家乐 老虎机游戏 ag百家乐 虚拟足球 虚拟体育 沙巴体育 真人ag 真人赌场 足球投注 美女百家乐 欧洲杯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