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台湾企业忧心供电稳定 政府不能视而不见

悉美芳 2023-5-22 10:29 86人围观 产业新闻

来源:台湾《工商时报》社论
和硕科技董事长童子贤就任民进党智库、“新境界文教基金会”副董事长一职后,频频发言主张核电厂应该延役,以维持供电稳定,并强调危害地球的是碳排而非核能。先不谈童子贤的论述是否代表民进党智库,但其续用核电的观点,也正好符合台湾多位大型企业负责人及主要工商团体的主张。
然而,行政院长陈建仁日前受访表示,“非核家园不仅是台湾的重要共识,也是世界趋势。”陈揆的说法漏洞百出,完全禁不起检验,但既为反核执政团队的行政首长,出面护航也是可以理解。真相是蔡英文政府所谓的非核共识,早在2018年的“以核养绿”公投通过后,就已狠遭戳破,时至今日民意未变,何来共识可言?此外,为了努力实现2050年的净零目标,全球多数地区皆支持扩增核电,不仅英、美、法、日、韩如此,就连过去曾表态反核的比利时与瑞士都加入续用核电的行列,陈揆口中的“世界趋势”到底是发生在哪个世界?

  
 
事实上,经历过去两年的三次全岛大停电后,供电稳定的议题便经常成为新闻焦点。即使近来因太阳光电助威,台电公司官网每日高挂代表“供电充裕”的绿灯,电力备转容量率动辄超过20%,但社会大众与民间企业依旧关切今夏与未来数年台湾是否缺电。另一方面,在连续冻涨多年后,台湾电价终于不敌国际燃料价格飙升而连续两年调涨,若计入台电一年超过2500亿元(新台币,109亿新元)的亏损,两次电价的平均涨幅其实不算高,而这也给了经济部“电价费率审议会”于今年下半年继续调涨电价的理由。
对于台湾境内的民营企业而言,电价调涨固然冲击其获利多寡,但若付钱可以换来不缺电及稳定供电,未尝不可将之视为一项投资。最怕电价续涨却无助于供电稳定,企业不仅得面对成本上升导致竞争力不足的挑战,还得提心吊胆是否会因分区限电或大规模停电,造成产能下滑与出货不及。何以台电公告的供电绿灯无法让企业与民众安心?原因无他,就是台电每日公布的备转容量率早已失真。
台电目前计算备转容量率的方式,绝大多数都是以当日一般发电机组可发电量及前一日光电及风电最大发电量的总和,减去当日预估的瞬时尖峰用电量后作为分子,再以瞬时尖峰用电量作为分母,两者比值乘上100%,即得当日备转容量率。这种计算方式有两个盲点,首先是当日的光风两电发电量未必达到前一日的规模,其次是光电发电量在傍晚归零后的即时备转容量率无从得知。台电若要避免数据失真并取信于民,公布即时备转容量率才是正解,欲以现行作法证明不缺电已不具说服力。
此外,今年3月13日经济部特别在核二2号机停转前夕召开记者会,会中部长王美花特别强调,大潭电厂8号机将在今夏商转,足以填补核二机组除役后的供电缺口;经长似乎忘了去年大潭7号机与大林5号机停转后的缺口,迟迟未见替代作法。王美花同时保证大潭8号机商转前,透过水力发电的适时调度,便足以在夜间维持7%以上的备转容量率;没想到,这项保证很快在4月就破功,电力专家明指当月的夜间备转容量率有三天跌至6%。掌管全台电力供给的行政单位,如果一再让自己的“强调”与“保证”跳票,凭什么不断主张台湾未来不缺电。
坦白说,想要脱离眼前的缺电进行式,避免陷入未来几成定局的停、限电窘境,时间上已相当急迫,但也并非不能逆转。除了童子贤提出的核电延役,可以解决短期一至三年内的供电问题;将核四重启纳为选项,有助于中期三至五年的稳定供电;最近讨论度甚高的小型模组化核电(SMR),若能于2030年引进台湾,则对长期的无碳电力供应将有更直接的助益。
蔡英文政府原先规划的能源政策是减煤、增气、展绿,但在再生能源开发进度远不如预期、新增天然气接收站建置不顺的情况下,减煤已难如期达成。换言之,躁进非核后的能源转型,不但无法改善空污,还将导致碳排增加。对于台湾多数以出口为主的企业而言,势将增加其面对碳费与碳税课征的负担。
平心而论,企业体因为一个错误的政策,除了必须忍受电价调涨与缺电风险,还得因此缴纳更多的碳费与碳税,这教任何人都无法接受。政府眼下该做的,是立即重新审订现行的能源政策,延缓或抛弃非核家园,方能真正接轨国际。一再地信心喊话解决不了问题,转型不成就该务实转变,万万不可对于企业的忧心视而不见。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
原作者: 迪拜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