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武威天祝——从历史里走来的岔口驿马

纯属游戏而已 2022-11-22 18:33 487人围观 博音快讯

  【草原牧区行·甘肃篇②】

  出土自甘肃省武威市雷台汉墓的“马踏飞燕”,对很多人来说都不陌生。但在千百年后的今天,这种“汉马”还存在吗?

  “当然!你眼前的岔口驿马就是‘汉唐马’繁衍至今的一个优良品种,以天祝的岔口驿命名,有两千多年的选育养殖历史了!”在武威市天祝藏族自治县多隆走马保种选育营销场,负责人米存国一边回答记者的提问,一边在形似“旋转木马”的大型机器前调试参数。调试停当,“上了套”的4匹成年马,遂以设置好的速度和距离开始今天的“体能训练”。

  “这个遛马机是用来训练走马的,人要锻炼身体,马也要健身。经过训练的马,一匹可以卖到1万元以上,要是能在比赛中拿个好名次,卖二三十万元也常有呢。”米存国向记者介绍着,言语里透着自信。

  在记者眼中,岔口驿马个头并不高大,为何如此受市场青睐?

  “你仔细观察,岔口驿马走的是对侧步,这个特点很适合用来骑乘,所以有‘骑马走路如睡觉’的说法。”同行的天祝县畜牧技术推广站站长李开辉也打开了话匣子,“除了走得稳,岔口驿马耐力好、步速快,性格也温顺。”

  每到农历“二月二”“六月六”,天祝辽阔的大草原上都会举行传统赛马大会,远至青海、西藏、内蒙古、新疆的养马人都会赶赴此地,一较高下。养马爱马的米存国自然也会带上自己的马参赛。

  2020年小走马第二名、2021年中走马第11名、2022年“优秀裁判员”称号……在马场办公室里,大大小小的荣誉证书、奖牌,记录着米存国与马为伴的“光辉岁月”。这些奖状和奖牌旁边,有一尊微缩版的“马踏飞燕”铜像,仿佛在诉说历史的变迁与传承。

  养马之前,米存国贩过羊,做过餐饮。2011年,他转行开始养马,只因与生俱来的喜爱。“天祝自古就有养马的传统,看到近年来马的数量在减少,我觉得我必须要养马。”

  来到马场后院,记者看到了米存国的“主力部队”——大约七八十匹岔口驿马,或三五成群,或母子相伴,或安静吃草,或悠闲踱步。别人都说米存国是“养马能人”,只有他自己懂得背后的艰辛:春天,母马接二连三产下马驹,得没日没夜地守护在旁边照料;夏天,要加紧训练、置办行头,带着“孩子们”参加赛马大会;入冬之前,须备足饲草料,迎接下一年的光景……

  这几年,米存国也跟上了潮流,开始在社交平台上发布一些日常养马的小视频。“每次发视频,都有不少人点赞和询问,甚至有人专程从外地赶来马场看马、买马。”

  名气打开了,收入也节节攀升。“最近市场上价格也好,一年差不多能挣四五十万元。”

  如今,天祝县有岔口驿马7600多匹,形成了“保护区+保种场+选育户”的三级保种繁育体系,李开辉说,“像老米这样的养马人还有很多呢。”

  自古草原多盛事。在中国高原走马之乡,古老的岔口驿马正在讲述着新的传奇,让人沉浸其中流连忘返。

  (本报记者 张云 杜羽)


路过

雷人

握手

鲜花

鸡蛋